您的位置 首页 散文随笔

贾平凹:不写出来我心不安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我一直没给任何人说过。”昨天,著名作家贾平凹最新长篇小说《极花》新书发布会在北京中国现代文学馆举行。贾平凹表示,近年在农村的所见所闻让他下决心把这个故事写出来,“不写我心不安”。

这部16万字的作品写了一个从乡村到城市的女孩胡蝶,从被拐卖到出逃、最终却又回到被拐卖乡村的故事。作者用全息体验的方式叙述她的遭遇,展示了她所看到的外部世界和经历的内心煎熬。作品从拐卖人口事件入手,但真正的着眼点却是当下中国最为现实的贫困农村男性的婚姻问题,以及城市不断壮大农村迅速凋敝的问题。

小说的创作素材来源于贾平凹一位老乡的真实经历,是10年前发生的一个真实事件:老乡的女儿被拐卖,历尽千辛解救回来之后,女儿却再也融入不了原先的生活,重又回到了那个地方。“当时我没写是觉得意义不大,我的目的不是写离奇的故事。但是前年、去年我去农村走了走,很多村里没有年轻人,更没有女性,农村的衰败已经很久了,我的心里非常痛楚、难受,我就想通过这篇小说表现出现在农村真实的状况。”贾平凹说。

“我们没有了农村,我们失去了故乡,中国离开乡下,中国将会发生什么,我不知道,而现在我心里在痛。”贾平凹一直在关注当下的现实,关注飞速发展中的城市与乡村,还有发展与停滞中的巨大反差,尤其是身处时代漩涡中人的命运和处境。

写作上,《极花》尝试用中国传统绘画方式来写小说,叙述方式独特。“现在小说有太多的写法,似乎正兴时一种用笔狠狠地、很极端地叙述。这可能更合宜于这个年代的阅读吧,但我却就是不行。我一直以为我的写作与水墨画有关,以水墨而文学,文学是水墨的。”

贾平凹从事文学写作40余年,创作题材广泛,数量丰富,且每部作品都有不同的特点。“写作是我的生活方式。”他说。

(摘自《深圳特区报》,作者:驻京记者 陆云红))

责任编辑: 韦海生

本站文章均标明作者或出处,仅供个人学习之用,如有侵权,请在下方留言,我将尽快删除。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