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散文随笔

亨利·克显克维奇:我为你祝福

在一个晴朗的夏日夜晚,伟大而充满智慧的克利什纳陷入了沉思,一会儿他说:

“我曾以为,人是世间最美妙的造物。可是我错了。面对这晚风中摇曳的睡莲,有什么能比它更美丽呢?月色中渐次展开的花瓣紧紧地吸引着我的目光。”

“是的,人类之中找不出这样的美。”他一边叹息,一边说。

接着,他又想:

“我作为一个神,为什么不用自己的力量创造一个生命,使它恰如花中睡莲一般出现于人类之中,使它成为人类与大地的欢乐?睡莲呵,你就变成一位妙龄少女站在我面前吧!”

恰如飞燕掠水,漾起轻柔的涟漪;月光皎洁,夜色明亮;夜莺也唱起了动人的歌,蓦地,一切又归于沉寂,法术已经完成:一朵美人形的莲花出现在克利什纳面前。

神自己也惊异了。他说:

“你原是湖上的一朵睡莲,如今成了我思想之花,你有什么要跟我说吗?”

花的少女开口了,一如被夏夜的轻风吻过,洁白的花瓣在窃窃低语:

“主呵!你给我生命,但你让我住在哪儿呢?你知道,当我还是一枝花儿的时候,风一刮我就颤抖,闭上花瓣。主呵,我怕狂风暴雨,也怕雷电,还怕太阳炙人的光。你让我变成少女,却依旧保存着我原来的性情,我害怕这土地和地上的一切呵。”

克利什纳抬起他那充满智慧的眼睛望着夜空中的星辰,沉思一会儿后问道:

“你可愿意生活在山顶上?”

“山顶上有积雪,太冷,主呵,我害怕。”

“那么,在湖底为你盖一座宫殿呢?”

“湖底有巨蟒和别的怪物游动,我也怕。”

“你喜欢广袤的旷野吗?”

“主呵,旷野会遭兽群似的风暴和雷电的蹂躏。”

“那怎么办呢,化身人形的花儿?噢,在埃罗拉山洞里住着神圣的隐士们。你可愿意远离人世,住到那些洞府里去吗?”

“洞府太幽暗,主呵,我也怕。”

克利什纳坐在岩石上,用一只手支着脑袋。那个少女站在他面前,因恐惧而颤抖着。

晨曦映照着东方的天空。湖水、棕榈和竹林都抹上一层金黄色。水上是蔷薇色的鹭鸶,灰蓝的仙鹤,雪白的天鹅,林子里有孟加拉雀和孔雀,它们此起彼落,像合唱似的在那儿啼鸣。在绷在贝壳上的弦儿发出的乐声和人们的歌声中,克利什纳从沉思中醒来。他说:“这是诗人瓦尔美基在礼拜初升起的太阳。”

一会儿,覆满紫花的幔帐拉开了,瓦尔美基便出现在湖畔。

当他发现人形莲花的时候,停止了奏乐。手里的珍贝滑落到地上,两臂下垂,话也说不出来。仿佛伟大的克利什纳把他变成湖畔的一棵树了。神喜悦于诗人对其创造的惊叹。他说:“瓦尔美基,告诉我吧!”

瓦尔美基说:

“我爱……”

这是诗人所记得的唯一的话,也是他所能说的唯一的话了。

克利什纳脸上焕发出喜悦的光彩。

“美妙的少女,在这个世界上我已为你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地方:待在诗人的心里吧!”

瓦尔美基重复说:

“我爱……”

万能的克利什纳的意志,神性的意志渐渐使少女向着诗人的心。神又使诗人的心像水晶一样纯净透明。

当少女走向自己圣殿的时候,她像夏日一样明朗,像恒河的水一样平静。但当她更深地看着诗人瓦尔美基内心的时候,她的脸色一下苍白起来,恐惧犹如冬天的寒流笼罩着她。克利什纳惊讶地问道:

“人形的花儿,你害怕诗人的心吗?”

“主呵,”少女回答说,“你要我住在哪儿呢?我在诗人的心里看到了积雪的山顶,潜伏着怪物的深渊,隐藏着风暴雷电的旷野,还有埃罗拉洞府的幽暗。这使我害怕,主呵!”

但善良聪明的克利什纳回答她说:

“人形的花儿,别担心。要是瓦尔美基心里有孤寂的积雪,你就是春天温馨的和风,可以使它们融化;要是他心里有深渊,你就是那深渊里的一颗珍珠;要是他心里是一片荒漠,你就在那里播种幸福的花;要是他心里是埃罗拉幽暗的洞窟,你就是黑暗中的光明–”

这时,诗人瓦尔美基又恢复了说话的能力:

“花儿,我为你祝福!”

(摘自《诺贝尔文学奖获奖作家随笔精品》,百花洲文艺出版社,毛信德,朱隽 主编,2011 年,薛菲 译,作者:波兰作家亨利·克显克维奇,1905 年获奖作家。)

责任编辑: 韦海生

本站文章均标明作者或出处,仅供个人学习之用,如有侵权,请在下方留言,我将尽快删除。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