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作家简介

威廉·卡斯伯特·福克纳

威廉·卡斯伯特·福克纳(英语:William Cuthbert Faulkner,1897年9月25日-1962年7月6日),美国小说家、诗人和剧作家,为美国文学历史上最具影响力的作家之一,意识流文学在美国的代表人物。在其40多年的创作生涯中,他写作了19部长篇小说、125篇短篇小说、20部电影剧本、一部戏剧,约克纳帕塔法系列小说是其中的代表。1949年,他因为“对当代美国小说做出了强有力的和艺术上无与伦比的贡献”而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福克纳出生于密西西比州新奥尔巴尼一个没落的庄园主家庭,5岁时随家人迁至牛津,一生的大部分时光都在这个小镇度过。他从小爱好阅读,但没有受过多少正规教育,只在密西西比大学待了一年多。青年时参加过皇家空军,但未正式参战,之后短暂游历过欧洲。1920年代末期开始以写作为业,30年代曾为好莱坞写电影剧本解决经济问题。他的作品起先在国内影响不大,经常销售不出去,而在欧洲却得到一些青年作家的注意。1946年,马尔科姆·考利编选的19卷本《袖珍本福克纳选集》出版,福克纳得到了评论界的广泛承认。

福克纳的作品风格多变,常常不按照时空顺序来组织情节,让人与人、事物与事物、过去与现在进行对照,产生出意义的无限可能。内心独白和意识流的手法在其小说中也有广泛使用。另外,他还常常有意识的把自己的作品同宗教和神话对应起来,并大量使用象征和隐喻。这些作品既具有现实性,又有丰富的想象,既有悲观主义情绪,也包含了英雄主义的激情。他在描写美国南方历史的同时,表现了现代人的异化和孤独,主张宽容、理解和同情,最终达到人类的平等。

福克纳生于美国南方社会剧烈变革的时代,通过大量阅读受到了当代和历史上各种文化的影响。基督教人道主义是其基本思想,他自己也在不同场合说过“我愿意属于的流派是人道主义流派”,“一个人必须属于人类大家庭,并且在人类大家庭里尽自己的责任”。传统文化和家庭生活带给他重要影响,所以基督教文化成为了他这类“南方农村小孩的背景”。而美国当时流行的新人文主义思潮、传统文学的熏陶以及现实社会的不平,使得他突出的强调个人价值。这样一种道德取向使他与欧洲的存在主义思潮不谋而合,但是他的思想来自传统社会解体带来的精神危机,上帝依然是他心目中的“道德中心”,因而与无神论者萨特有着重要区别。福克纳继承了南方的理想主义传统,布勒卡斯坦认为,他一方面认清了理想主义的“破坏性”,一方面又把理想主义作为“创作的核心”,他是“浪漫主义梦想的一个自觉的继承者”。早期评论家往往把福克纳看成一个悲观主义者,然而1950年代以后却有不少人将乐观视为他的本色。后起的论者,如多林·福勒,认为他的观点不断改变,越往后越变得积极肯定。

意识流是福克纳作品的重要表现手法。比如《喧哗与骚动》中,昆丁的思绪在手表齿轮的声音、耶稣在海上行走、华盛顿的诚实、小物件上的红迹、自己手指的血之间自由跳跃,却显得十分自然。自由联想往往是不受时间限制的,比如《我弥留之际中》艾迪的意识,由过去与父亲的对话,联想到现在教授学生的烦恼,再到将来的安眠,过去、现在和未来就通过意识流串了起来。除了意识的自然跳跃,潜意识的沉淀、积累、扩展也是福克纳艺术手法的表现内容,比如昆丁自杀前一天,他对过去的记忆、对周围环境的感知,全部汇集成关于凯蒂贞操的潜意识。

福克纳利用读者的视觉感知过程,在描写景物时常常不将焦点聚集在一个事物上,比如左方这段达尔的内心独白,就传达出他内心中的忧惧。这些景象在福克纳笔下经过了过滤,更加清晰的表达出人物的内心世界。又如《喧哗与骚动》中只有三岁智力的班吉,福克纳通过他视觉感知的混乱模糊、杂乱无章,体现其特有的秩序和逻辑。另外,福克纳的作品还借鉴了电影中蒙太奇的手法。比如《押沙龙,押沙龙!》中昆丁与父亲对话发生在1909年,之后突然切换到“呼吸着一八三三年那个星期天早上教堂编钟在其中呜响的同样的空气”,景象的剧烈变换反映出人物激烈的心理活动。

作为20世纪美国南方文学的核心人物,福克纳直接影响了包括杜鲁门·卡波特、弗兰纳里·奥康纳、科马克·麦卡锡、拉里·布朗在内的众多南方作家。罗伯特·佩恩·沃伦曾说,“他告诉我们如何在这些素材上创造文学,他的力量太强大了。”比如卡波特,他继承的主要是福克纳的情调,其作品中往往会出现轻飘飘的、梦幻般的性爱。乔伊斯·卡罗尔·欧茨继承了他的哥特式风格,而他对某一地域上相互纠缠的人物的描写模式则影响了路易丝·厄德里奇、霍华德·弗兰克·莫舍等人的创作。

在中国,福克纳的名字最早出现于1934年5月施蛰存主编的《现代》杂志,其中刊发的赵家璧翻译的论文《近代美国小说的趋势》评介了这位作家。1980年代,福克纳的作品被系统的译介到中国,受到了包括贾平凹、苏童、莫言在内的一批中国乡土作家的推崇。莫言于1984年阅读了《喧哗与骚动》,发现了虚构地理的可能性。他于是像福克纳建立约克纳帕塔法县一样建立了高密东北乡,对这片土地也像福克纳一样有着矛盾的感情,其艺术手法中也融入了神秘的情调。先锋派作家余华将福克纳称为自己的“师傅”,说福克纳“传给我了一招绝活,让我知道了如何去对付心理描写……他的叙述很简单,就是让人物的心脏停止跳动,让他的眼睛睁开……真正的心理描写其实就是没有心理。”比如《活着》中有庆死后,写福贵“一把抱住了儿子,有庆的身体都硬了”,就是福克纳式的行为描写。

(出处:维基百科-威廉·福克纳)

责任编辑: 韦海生

本站文章均标明作者或出处,仅供个人学习之用,如有侵权,请在下方留言,我将尽快删除。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