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散文随笔

赫尔曼 · 黑塞:家庭的诗

一、灯

祝福我的灯!它那传情的眼神多么温柔,多么甜美。

它在我屋子中间燃着。淡淡的光线不足以使我胸前的泪珠闪烁……

我随着心中的幻想改变火苗的光亮。我祷告时,觉得它放出蓝光,我的房间便成了幽深的峡谷,我不必在谷底高声祈求。我悲哀的时候,它散发紫光,让周围的事物同我一起忧伤。

它比我偎依过的胸口更了解我的生活。多少夜晚,它勾走了我的愁思,我内心的创伤,现在不再烧灼,只有一丝持续的隐痛……

夜幕降临,两目茫然的死者也许要来到灯火中寻找光明。那个不声不响、深情地望着我的死者又是何人?

如果它通人情,会为我的伤心感到烦恼,或者出于热烈的关怀,会一直陪伴着我,即使慈悲的睡意已经来到。它是完美的。

外面看不清屋里,路过的敌人以为只有我一个人。我要给所有的物品,小至这盏灯。一种难以觉察的光明,不让剥夺幸福的人侵占。

它的一圈光晕绰绰有余,足以照亮我母亲的脸和打开的书。我只要求这盏灯所照亮的东西,其余的都可以拿去!

我祈求上帝,让悲伤的人今晚都有一盏柔和的灯,缓和他们泪水的闪光。

二、火盆

火盆,穷苦人的喜悦:我们瞅着你,仿佛见到了瑰丽的宝石!

我整晚享受你不同程度的温暖:先是裸露的红炭,然后一层薄纱似的灰烬,给你抹上不太炽烈的玫瑰红色;夜晚将尽,一层轻柔的白色把你掩盖。

我的梦想或回忆随着你的燃烧而点旺,又随着你炭火的熄灭而缓缓淡去。

你多么亲切:没有你,家固然存在,但是我们感不到家庭的温暖。

你启迪我:火苗的燃烧把人们团结在它周围,我童年瞅着你时,曾希望我的心同你相似。

我要孩子们聚拢在我周围。

我的亲人们的手在你的炭火上凑到一起。尽管生活使我们各奔东西,大家把手凑在火上的情景我们永远不会忘记。

为了享受更多的温暖,我把你敞开,我不愿意你奇妙的炭火受到遮盖。

青铜色的光环使你神采飞扬,显得高贵。

我的祖母辈在火盆里焚烧芳草,驱赶邪恶的鬼魂,为了让你想起她们,我也常把芳草撒在你火上。

我瞧着你,家里的旧火盆,我要对你说:

“但愿天下穷苦人今晚都能烧上火盆,让他们悲哀的手带着爱凑在你上面!”

三、陶土水罐

陶土水罐,颜色像我面颊那般黑红,解渴多么方便!

山谷里的涌泉比你甘洌;但是离得远,我今晚不能去泉边。

每天早晨,我把你缓缓灌满。泉水欢唱着流入;等它停息时,我吻你颤动的嘴,感谢你的恩惠。

你优美健壮,像农妇的乳房。当我吸不到妈妈的奶时,你哺育了我。

你可看到我干燥的嘴唇?我的嘴唇渴望着上帝、美和爱。三者都不如你那样朴实温顺,都使我的嘴唇一直干得发白。

你可感到我的深情?

夏天我把你搁在湿沙上,让你清凉,有一次,我用湿泥把你的一条裂缝糊上。

我干许多事情都拙手笨脚,但一直想做温柔的主人,物品轻拿轻放,把它们当成有感觉的生命。

明天我要去田野,割些芳草,浸泡在你水里。

我希望所有的穷苦人跟我一样,在这午睡的时光,有个陶土水罐,能解除他们痛苦的干渴!

(摘自《诺贝尔文学奖获奖作家随笔精品》,百花洲文艺出版社,毛信德,朱隽 主编,王永年 译)

责任编辑: 韦海生

本站文章均标明作者或出处,仅供个人学习之用,如有侵权,请在下方留言,我将尽快删除。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