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经典诗歌

弗朗西斯·雅姆:每个礼拜天,树林都在晚祷

每个礼拜天,树林都在晚祷。
人们将要在山毛榉树下跳舞吗?
我不知道……我又知道什么呢?
一片叶子从窗沿落下,
这就是我知道的一切。

教堂。人们在歌唱。一只母鸡。
这个农家女人唱了歌,多好的节日。
风在蓝天上滚动,
人们将要在山毛榉树下跳舞吗?
我不知道,不知道。

我的心充满忧愁和柔情。
人们将要在山毛榉树下跳舞吗?
但是你知道,每个礼拜天,森林都在晚祷,
想想这些,这就是诗人吗?
我不知道。我又知道什么呢?
难道我看到了?难道我在梦想?
哦!阳光和这只善良、温柔又忧郁的狗……
这个小小的农家女人,
我对她说:你唱得真好……

人们将要在山毛榉树下跳舞吗?
我想要做,要做那人
像一棵树摇落它的珠果
慢慢地让他的忧愁摇落,忧愁,
仿佛这晚祷中的枝柯。

(摘自《法国现代诗抄》——《从黎明三钟经到夜晚三钟经》,徐知免 译)

( Francis Jammes,1868—1938 )

生于法国比利牛斯省杜尔奈,早年曾做过奥尔泰地方公证人的书记员。他是天主教徒。祖父曾在南美洲瓜德罗普岛行医,他父亲就生在那里,因此他对那个小岛充满怀念之情。 1890年,他发表了《诗集》,从此结识著名诗人马拉美、小说家纪德,并和纪德结伴去阿尔及利亚旅行。他的一生几乎都是在法国南方乡间度过的,平日深居简出。当他进入文学界时,法国诗坛已厌倦于象征主义的晦涩,而寄兴于可感知的世界。1898年,他发表诗集《从黎明三钟经到夜晚三钟经》,富有乡土气息,愈来愈多地融入了民歌色彩。他用自由诗体写过不少诗集。晚年爱写十音缀诗,有《泉水集》(1936)以及诗集遗篇《泉水与火》。他还写过小说、散文和四卷《回忆录》。另外有《书信集》四卷,是他跟纪德、克洛代尔等人的来往书简、札记,颇具文献价值。

责任编辑: 韦海生

本站文章均标明作者或出处,仅供个人学习之用,如有侵权,请在下方留言,我将尽快删除。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