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散文随笔

菲利普·汉舍尔:调杯即溶咖啡是我写作前的开幕式

任何一种咖啡我都喜欢,最大的区别在于你是在家喝还是出门在外喝。早上11点适合来一杯卡布基诺,来驱散一夜的困顿,而一杯双倍意式特浓咖啡(Expresso)则更适合一顿丰盛的晚餐以后。那在家里到底喝什么好呢?

在家办公的时候,你通常都要在办公桌上摆上一杯咖啡,但这时候是不适合来上一杯冲调完美的玛其朵的。工作时的马克杯里怎么能容得下它,那简直是扫了咖啡的性质。所以,这种时候来满满一杯即溶(Instant)咖啡才好。

满满一勺咖啡粉,再来一小杯温牛奶,看着咖啡慢慢在热水中溶解,从厨房端着它到我写作的桌上,这对一个作家来说简直就是一种仪式,似乎每日完成这个步骤之后才能开始写每天的第一个句子。大概你要问这样的咖啡好喝吗?我实在不知道,估计这跟你问我觉得牙膏是什么滋味差不多。一杯现煮的咖啡就像过每天的日子一样平凡但又必需,所以,你哪天喝不上了就会犯上那个瘾来。

即溶咖啡粉简直就是这个快餐世界的奇迹发明。你要再想一想,就会为它鼓掌。它最美味的时刻其实是你新打开一罐即溶咖啡粉时那香味扑鼻而来,简直就像是一股咖啡香水般沁人心脾,虽然到冲调第二杯咖啡时这股香味已经散尽。

有时,为即溶咖啡配上一块可可慕丝,给这个组合拍上一张复古的黑白照。这种行为也许古怪,但对我来说简直是部小说。我写小说不为别人,只为我自己和我爱的人,其他的社交把戏都是各种浮云。只有一杯简单的即溶咖啡,仿佛有一股神奇的魔力,腾着热乎乎的蒸汽,把你的想法付诸于纸上的文字。

菲利普·汉舍尔(Philip Hensher),英国畅销小说家,著有《The Northern Clemency(北方的仁慈)》、《King of the Badgers (巴杰斯国王)》、《The Mulberry Empire (桑帝国)》、《Scenes from Early Life(早期生活场景)》等小说,作品通过描绘英国家庭生活反映社会变化和时代思考,也有历史记录性的小说作品。

责任编辑: 韦海生

本站文章均标明作者或出处,仅供个人学习之用,如有侵权,请在下方留言,我将尽快删除。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