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散文随笔

卡米拉·夏姆斯:安逸的清晨让咖啡机替我煮长滤咖啡

说起咖啡,我来谈谈我喝咖啡的历程。我在卡拉奇的时候喝的是即溶咖啡,后来在纽约上城区读大学的时候喝起了过滤咖啡,用的是某年暑假去意大利托斯卡纳作家夏季班前在伦敦别人推荐我的法式压缩咖啡机,那时我恋上了长滤咖啡(Long espresso)。后来我为了能在旅途中喝上长滤咖啡,还特地去伦敦把它买了下来。现在我穿梭在纽约、伦敦和卡拉奇,途中常常带着它。

每天的早晨对我来说都是安逸的时光。那些年我晚睡早起,依赖即溶咖啡的日子已经过去很久了。现在,我可以安安静静地在咖啡和晨报中度过一个小时的时光。清晨,我醒来,走进厨房,来到咖啡机旁,加水,倒入咖啡粉,缓缓地加热着。然后我去门垫那儿取报纸,通常在我浏览到国际版消息的时候,就会飘过一阵浓浓的咖啡香。我十分感谢咖啡机制造者精妙的设计,让人省心地享受咖啡的原味。有一次我不够耐心,火候大了,咖啡从咖啡机里溢出来,没得咖啡喝的早晨实在让人不那么好受。

卡米拉·夏姆斯(Kamila Shamsie),女作家,生于巴基斯担卡拉奇,著有《Burnt Shadows(烧焦的阴影)》、《Broken Verses(破损的诗节)》等5部小说,以童年、爱和动荡的年代为故事主题,先后获得文学奖,现居英国伦敦。

责任编辑: 韦海生

本站文章均标明作者或出处,仅供个人学习之用,如有侵权,请在下方留言,我将尽快删除。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