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散文随笔

凯蒂·帕克瑞克:钟爱澳大利亚人的“奶咖”

我的身体一注入咖啡因就好像是往坦克车里关了一只老虎一样。不是说我会有多亢奋,而只是刚好够我工作上使把劲。在17世纪的英国,咖啡是用来治疗抑郁的,好像是挺适合的。

在我发现英式卡布基诺相比我的美式口味来说太过奶味了以后,我开始点起“奶咖”(Flar white)。我仍然坚持我的咖啡喝起来像咖啡,而不是温牛奶。后来我幸运地发现,澳大利亚人开发的这款奶咖是咖啡和奶完美的结合。牛奶融合了咖啡的锐利,而那充满果香、坚果香的咖啡豆又显示了谁才是温牛奶的真正主人。虽然我还不完全知道奶咖的组成比例,有很多关于牛奶的质地、比率的说法,还有好多深奥的词,比如打泡、软化、微泡。通过微泡,奶咖看起来会更像一杯卡布基诺。悬浮的奶像是丝绒般滑入我的咽喉。

凯蒂帕克瑞克(Katie Puckrick),女主播、演员及回忆录作家。

责任编辑: 韦海生

本站文章均标明作者或出处,仅供个人学习之用,如有侵权,请在下方留言,我将尽快删除。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