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作家访谈

周濂:生活在真实中

健康正大的人性面貌
  
“很多时候我的确觉得白说,更多时候即使是白说也得说。”
  
山东商报:特别喜欢您的书名《你永远都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究竟是一个怎样的机缘,您想出了这书名?
  
周濂:这其实是一篇同名文章的标题,写这个文章的时候,我一直思考《骇客帝国》《盗梦空间》这些好莱坞电影的哲学意涵。与此同时我也思考齐泽克讲述圣诞老人这个传说,他认为西方很多小孩并不真的相信圣诞老人的存在,但是他们愿意同父母合谋,通过圣诞老人这个意象来各自获取利益。这是一个非常有启发的观察,于是就写出了《你永远都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这篇文章。
  
后来结集出版这本书的时候,考查了很多的书名,最后觉得还是这个标题最能概括当下普通中国人的一种普遍心理。
  
山东商报:有学者评论说——“他的文章被受众喜读乐闻,不仅因为它们讲出了精彩的道理,更由于整体呈现出健康正大的人性面貌。”如何看待正能量这个词?您认为自己在传递的是正能量吗?
  
周濂:我要感谢对我的谬赞,也要感谢没有在这段评语中使用“正能量”这三个字。因为过去在一段时间的宣传中,“正能量”这三个字已经逐渐的变了味走了形,我很喜欢他使用的“健康正大的人性面貌”的表述。我觉得所谓健康正大的人性面貌就是对人性当中的善,比如说自由、平等、同情,比如说对美好的向往。我也希望在我的文章中能传达出这些伦理立场或者说道德立场。
  
山东商报:“很多时候我的确觉得白说,更多时候即使是白说也得说。”您在新书发布会上这样说,这明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坚持有意义吗?有人肯听吗?
  
周濂:我觉得对作者来说,文章写出来以后,它的命运将是怎样完全不由作者来把控,完全的交给了读者。所谓的知其不可为而为之,是一直以来我特别心仪的一种儒家的人格理想。说出你真正想说的话,做你认为对的事情,我觉得这些非常简单的人格要求,在我们今天似乎都变得非常的难以为继,这是时代的悲哀也是个体的悲哀。我在很多次新书活动中都听到读者给我的回馈,他说“我是读你的书长大的”,或者说“你的书对我有非常深刻的影响”,这让我感到非常欣慰。至少我并没有像鲁迅所说的那样,叫喊于生人之间,却无人响应。哪怕只有一个人,或者两三个人因为我的论述而改变了他们的人生,或者说至少影响了他们的思想,那就是值得的。
  
山东商报:现代的生活在某种意义是无根的生活。无根的生活需要勇气还是结束无根的生活更需要勇气?
  
周濂:当我说现代生活是一种无根的生活的时候,我首先强调的是每个人都应该承认这个生活的无根性,这个承认本身就需要极大的勇气。我们是不是会选择一直滞留在这种无根的状态,对于普通人包括我在内都不会这么做。因此我们需要勇于运用我们的理性,通过认真的拣选去寻找一个有根的生活状态,这种寻找本身当然也需要勇气。而这个勇气也依然是对运用我们的理性的勇气,在这个意义上说的。

正直的生活
“所谓正直的生活,在当下的语境中,可以用哈维尔那句话来概括——生活在真实中。”
  
山东商报:在您眼中怎样算是正直的生活,为此愿意付出的代价是?
  
周濂:所谓正直的生活,在当下的语境中,可以用哈维尔那句话来概括——生活在真实中。当然你要在日常生活中去落实这六个字,其实非常艰难。你问我为此想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真的不好说,只有当事件来临的时候,我才知道我愿意为此付出多少代价,在此之前,任何的豪言壮语其实都是非常虚无的。
  
山东商报:怎样看待新媒体尤其是微信公号上的文章大量雷同的现象?
  
周濂:现在的新媒体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他们不太具备内容提供的能力,而更多的是承担信息传播的功能。所以对于新媒体的制作者来说,他们应该花大量的力气在内容的制作上,而不是仅仅去关注信息的传播或者说自己公号的影响力。
  
山东商报:大多数人阅读的是公号上的心灵鸡汤,并转发朋友圈。
  
周濂:大多数人最爱阅读的是心灵鸡汤、养生秘诀还有各种各样仇恨的言论,这是普通人精神生活贫瘠的一个体现。
  
山东商报:您最近在读的三本书是什么?如果推荐给读者的话,推荐理由是?
  
周濂:最近正在阅读的是《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这是马克斯·韦伯写的名著,十几年前读过,最近翻出来重读。重读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这本书一个基本的问题感是宗教改革与资本主义精神的关系。随着现在原教旨主义的兴起,我们需要思考那些尚未被完全世俗化的宗教,它们为什么跟现在的生活,跟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之间存在这么大的异质性。
  
另外一本是葛兆光教授写的《宅兹中国——重建有关中国的历史论述》,随着中国硬实力的发展,随着大国的崛起,我们需要回到历史的深处去重新思考,中国所以产生的来龙去脉,以及中国与周边国家之间的关系。重新去反省“天下主义”这个表述,在历史上到底发挥过什么样的一个功能,承担过一个什么样的角色。通过阅读历史才能更好的了解当下。
  
还有美国学者琳恩·斯托特的《培育良知——良法如何造就好人》,这本书的作者从心理学、行为经济学及心理进化论各个角度去描述了人类的自私和无私的行为。一个核心的观点是,法律制度以何种方式去修正、塑造,包括鼓励人们的无私行为。我觉得在我们今天这个时代通过阅读这本书,可以帮助我们更深入的了解,如果我们想要真正步入法治社会和文明社会,我们需要做些什么。

(周濂,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副教授。北京大学哲学硕士,香港中文大学哲学博士,牛津大学哲学系访问学者。从事西方政治哲学、道德哲学和语言哲学研究。已出版专著《现代政治的正当性基础》,哲学随笔《你永远都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周濂将其对社会现实问题的敏锐洞察,辅之以良好的学理背景,深入浅出地将枯燥的政治哲学概念延伸到日常生活场景之中。)

责任编辑: 韦海生

本站文章均标明作者或出处,仅供个人学习之用,如有侵权,请在下方留言,我将尽快删除。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