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作家访谈

郑执:读一本书,像跟一个人恋爱

郑执,作家、编剧。韩寒「一个」高赞作者,新作《从此学会隐藏悲伤》刚刚上市。他为人低调沉静,文字克制,认为文学的本质最终都是关于悲伤,但绝不是流于字面的粉饰和佯装。

看的第一本书是《聊斋志异》

山东商报:你生长在东北,成长环境有点“野蛮”,父亲又非“书香门第”出身,你是怎样热爱上读书这件事的?
  
郑执:受到我母亲跟我姥姥的影响最大。说起来,我姥姥就是山东人,我也是闯关东的后代,还不识字的小时候,总喜欢让姥姥给我讲“睡前故事”,因为姥姥也没读过书,不识字,讲的都是山东老家的民间传说,颇有蒲松龄的气质,我后来也一直认为山东人特别会讲故事,尤其是怪力乱神类型的,你看莫言的写作更是,讲故事是山东人的天赋,是山东文化的重要部分。在我姥姥的影响下,识字以后看的第一本书就是《聊斋志异》,四百多个故事几乎都能背下来顺序,再大一点,我妈妈发现我喜欢读书,就给我买了很多书,填满了家里两个书柜,够我一直读到高中的了,上中学以后就会自己去逛书店,选喜欢的书来读,一直到现在自己也从事写作了。
  
山东商报:你喜爱哪些图书和作者?为什么?
  
郑执:我最喜欢的还是小说,自己也是写小说出身。最喜欢的西方作家是爱伦坡,因为他的文字太神秘了,太诡异,我喜欢形容他是国外的蒲松龄,而且他写小说的技巧是超级厉害的,很多后世的作家多少都受到他的影响,最著名的就是拍惊悚片的导演希区柯克,几乎就是师承爱伦坡的。中国作家,我喜欢的基本都是古人了,近一年最爱汤显祖,几乎是崇拜,因为我现在台北学习戏剧专业,通读了他的所有剧本,最出名的临川四梦等,简直是,他把中国文字的美写到了一种极致,而且是搭配韵律的美,文字间还有清晰的剧场意识和画面感,太厉害了,这样的作家,无法被超越,只能被欣赏。

阅读是入口,写作是出口

山东商报:大学期间父亲生病去世,你也经历了休学、退学等一系列变故,在这种困境中,阅读是否给你带来精神力量?
  
郑执:那段时间,写作比阅读对我的影响更大。因为阅读是入口,写作是出口,人在心中有郁结的时候,更多的是想寻找出口,写作做到了。那段时间我完成了上一本长篇小说《我只在乎你》,正是关于我父母那个年代的故事,甚至可以说,反而是父亲的离世催生了这本书,写作解放了我自己。
  
山东商报:在《从此学会隐藏悲伤》这部新作中,你反复强调悲伤对成长的意义,你是怎么化解悲伤的?
  
郑执:其实这本书最想要表达的,就是这个主题:悲伤不一定真的能被化解,但是每个人都必须正视自己的悲伤,这样才能正视自己,否则也永远不会体验到真正的快乐,这会是自己对自己的敷衍和蒙蔽。我在这24个故事里面,写的其实都是这一个主题。认识悲伤,才能认识自己,悲伤跟快乐是平等的,只有你对人生中不好的事平心静气,才会更加敬畏人生,生活得才更真实。
  
山东商报:你在书中提到很不喜欢鸡汤泛滥的世界,你觉得悲伤时读些什么比较好呢?
  
郑执:其实我并不反感鸡汤,所有类型的文字出现,自然有其存在的意义。心灵鸡汤如果能给一些人抚慰,是有积极意义的。但是有些人,心智是高于这些文字的,那该怎么办?那就要读比自己更深邃的书,更高级的文字,符合自己心情的文字。其实文字有高低,但文字的意义是平等的,假如你悲伤的时候看漫画会高兴,那就看漫画,悲伤的时候,做什么能让自己舒服,就做什么,太刻意的行为,反而是一种累赘。
  
山东商报:有什么独到的读书心得跟大家分享吗?
  
郑执:我觉得,阅读是一件美好的事,阅读必须是让人愉悦的,要么是获取知识的愉悦,要么是放松心情的愉悦。读一本书,应该像跟一个人谈恋爱,选择美好的人,能让自己快乐的人,跟自己在心灵深处有交流的人,才是最重要的,这也应该是读一本好书时的状态。

台北是爱书人的天堂
  
山东商报:你在香港求学过,后来又去了台湾,你觉得香港和台湾人的阅读氛围与大陆有什么异同吗?
  
郑执:香港的阅读氛围最不好,虽然每年有一次国际性的大型书展,但是香港人因为工作压力的关系,读书的时间确实太少吧,就我个人在香港工作那两年,读书量也是最少的两年,真的是很无奈的事情;台湾的阅读氛围最好,是让人欣喜的那种,台北市遍地都是文艺小书店,二手书店,可以花很少的钱买到很多好书,而且台湾的社会工作压力在三地中相对较小,大家有时间去生活,阅读占据了一定比例,简直是爱读书、爱买书的人的天堂,这也是我为什么这么喜欢台北这座城市;大陆我只在北京跟沈阳两座城市长期生活过,后来曾经在做新书签售时去过南方的一些城市,个人感觉,南方的阅读氛围比北方略好一些,大家对阅读和图书的关注度也高一些,尤其是南京跟成都这两座城市,是我见到国内文艺氛围最好的地方,但是现在国人,尤其是生活在大型城市的年轻人们,工作生活压力都是极大的,阅读完全是要靠自己去养成习惯,但恐怕逛书店的人越来越少了,毕竟现在网络买书又方便又便宜,但是只要还有买书的习惯,就是好事,书放在那里,想起来的时候读,就是一种不错的阅读状态。
  
山东商报:港台地区的年轻人是否也孤独、悲伤?他们喜欢读什么来排解?
  
郑执:当然,这本书的核心就是在表达,悲伤对每一个人都是平等的,你避不开,你必须面对。但阅读绝对不是悲伤时的唯一办法,每个人都应该找到自己的出路,这正是这本书想说的一个中心思想。我在最后一篇文章中有写道:“在抵达的途中,永远不要奢望靠问路走下去,因为那个最终的引路人,永远都是你自己。”

(摘自:山东商报,2015-7-21,记者:张双)

责任编辑: 韦海生

本站文章均标明作者或出处,仅供个人学习之用,如有侵权,请在下方留言,我将尽快删除。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