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散文随笔

蒋方舟:写作是一种抵抗

蒋方舟说,写这本小说是因为自己想写一些当下的生活。“当今社会太有趣太吊诡太丰富,而这些丰富既是碎片化的,也是转瞬即逝的。所以我希望用短篇的方式来记录下它们。书名既隐射每个主人公的生活,也隐射整本书的结构——所有的故事和人物相互关联,最后一个故事又为第一个故事写了结局。”
  
九个故事,分别发生在九个地方,台北、拉萨、三亚、青岛、伊瓜苏、武威、维也纳、轻井泽、美国。
  
这些地方,除了武威和美国蒋方舟没有去过,其他地方她都去过。“我觉得旅行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情,它不仅是冒险,还能让我们更加了解自己的极限——无论是体能、智慧、还是爱。所以我选择了这几个曾经让自己印象深刻的旅游地点,然后残忍地,让小说的主角们在那里,直视自己的困境。”蒋方舟说。
  
在她眼中,现在的很多小说或者文艺创作,都标榜“治愈”“励志”“暖心”“正能量”等等,她觉得文学不应该具备这些功能。卡夫卡说过,要读就要读那种捅了我们一刀的作品。
  
从这个意义上说,九种逃离是九次失败。“如果逃离成功了就不叫逃离,正如同能被纠正的错误,不叫错误。所以我小说的主人公都没有逃离出他们最初的恐惧与厌恶,可当再度回到生活,他们却似乎在灰暗的生活下发现了一丝亮色。”蒋方舟说。
  
日本作家安部公房有个短篇小说,叫做《砂丘之女》,讲的是一个男人发现自己被困在一个瓶中,身边只有一个女人,瓶口源源不断落下沙子,他必须不断铲走沙子才能让自己不被活埋。无望当中,他决定开始写作。
  
于蒋方舟而言,写作是一种抵抗——抵抗时间,抵抗平庸,抵抗遗忘。

(摘自山东商报,2015-7-14,作者:张晓媛)

责任编辑: 韦海生

本站文章均标明作者或出处,仅供个人学习之用,如有侵权,请在下方留言,我将尽快删除。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