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作家访谈

冶文彪:读书从经典开始,最省时省力

籍贯贵州、1971年出生于青海的冶文彪毕业于山东大学中文系,毕业后当过几年教师,现为专职作家,自我定位是“故事手艺人”。读书是他创作的重要源泉,他身上有70后的阅读底色,也有个人独特的阅读心得。 

阅读能让你拥有多重大时空

山东商报:先介绍一下您的个人阅读史吧,什么时候开始酷爱读书的?从喜欢读书至今,都读过哪些种类的图书?口味随年纪阅历是否有变化?
  
冶文彪:大概四五岁开始识字,那时候就喜欢上阅读,只要有字的纸,都要拿来读,也不管懂不懂。关于读书类型,因为是文科生,读的基本上都是人文社科类,其中文学、历史和哲学又占主体。读书的口味一直在变,小时候读有趣的东西,故事和小说为主,读到金庸达到阅读享受的顶峰。从青春期开始,喜欢诗和文艺。到大学高年级后慢慢转向思想性、知识性读物,有意识避免偏食,开始搭建自己的知识结构。过了三十岁后,就属于混合型口味了。
  
山东商报:您喜爱哪些图书和作者?这些作品和作家带给您怎样的精神给养?冶文彪:喜欢的书和作者,至少有几百位吧?个人精神世界里,大部分养分都来自阅读。其中要特别感谢台湾作家三毛,我成长的环境和时代文化比较贫瘠,青春期有幸读到了三毛,她算是我的人生启蒙老师,用朴白真诚的文字,教我去认识独立、自由、爱、思想和生命,其中包括阅读的眼界和方法,读书不是为了应付或者实用,而是思考自我和世界、解答人生的困惑、享受心灵的美、感动和解放。这些在学校里很少能学到。山东商报:阅读对您的生活和工作有什么影响?对您的三观形成有多大作用?
  
冶文彪:在现实生活中,人只能活在一个有限的小时空里,阅读却能让你拥有多重大时空。一本书是一个全新的世界,读一千本书,就等于游历了一千个世界。说到工作,我现在以专职写作为生,阅读是我的生产资料,是供养我衣食的土壤。至于三观,如果没有古往那些圣贤和大师们的引领,我的眼界可能只有几立方米,就像被拴在磨盘上的驴,为了头前吊着的那根萝卜,一直追着转下去。

宋代很多问题今天仍在重演

山东商报:您的悬疑新作《清明上河图密码》故事和文字都很精彩,看出您对宋史颇有研究,为什么对这段历史感兴趣?
  
冶文彪:大学毕业前后,我自己找到了一个阅读和思考的核心命题——中国的现代化。中国怎么从传统的农耕文化升级到现代文明?其实,从中唐以后,中国古代文明形态开始发生重大转变,尤其到宋代,已经呈现出很多准现代性的特征,比如平民化文官制度、商业自由、迁徙自由、全球化贸易、雇佣军体系、纸币和金融……这些特征前所未有,也领先西方资本主义几百年,在中国历史上占有极重要的时代性开创意义,最后一千年古代中国文化正是定型于宋代。不过,宋代这些准现代性始终停留在农耕文明的范畴里,为什么一直没能孕育出类似西方的现代文明?我对宋代感兴趣,主要来自于这个疑问。
  
山东商报:您觉得阅读历史对理解当下有怎样的意义?宋代与当今有何异同?
  
冶文彪:直到今天,中国仍然处在现代化升级转换的途中,没能彻底摆脱传统农耕文化的制约和限制。要思考今天,回到历史起点,会带来很多启示。宋代有很多问题今天仍然在重演。比如经济方面,国有和民营的竞争、取舍也一直是宋代经济的焦点问题。比如茶叶,是宋代的重要财政收入来源。北宋初期,茶的种植、销售都由国家控制,但质量得不到保证,销售环节也存在很多权力干扰,收入一直起不来。北宋朝廷就开始尝试茶园承包制,生产明显有了起色,但销售还是控制在政府手里,仍然有问题。最后,连销售也放归商人和市场,政府只监控税收。这样,茶叶市场才真正盘活。不过,到宋徽宗时代,蔡京为了进一步提高茶税收入,开始打茶叶销售许可权的主意,不断变花样提价,茶叶市场又被搞乱。除了茶,盐、酒、醋和矿业都有类似的过程,这些对今天肯定有非常重要的借鉴反思价值。

比读书更重要的是独立思考

山东商报:最近几年,国人阅读率低的话题常被提及,全民阅读得到大力提倡。您觉得,为什么国人读书少呢?对此有什么好建议?
  
冶文彪:从正面看,信息化时代之前,知识被锁定在图书,长期拥有一种思想权威,读者只能被单向输入。信息化时代,阅读途径和方式不断在增加,图书再也没有了往日的绝对权威地位,阅读也变成双向甚至多向互动,思想的自由度和活跃度几何级增长。阅读率降低只是图书的阅读减少了,现在人们每天的阅读量肯定远胜从前。从负面看,现在的阅读越来越碎片、即时、短浅,很难形成有效和有深度的思考。我个人的建议是,保持问题意识,至少在一些重要问题上,养成长读和深度的习惯。
  
山东商报:创作之余,您都利用什么时间阅读,有怎么样的读书习惯?
  
冶文彪:我的阅读近年来主要集中在睡前时段,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一个重点阅读计划,比如目前正在创作《清明上河图密码》的第三部“兵篇”,就主要阅读有关宋代军事的书籍。
  
山东商报:平时都怎么淘书?靠什么途径发掘好书?家里的书房什么藏书比较多?
  
冶文彪:不管什么门类,我一般都是从经典开始,这是最省时省力的办法。此外就是看引文,通过引用片段的质量和数量,来进行搜寻。这类似于高水准担保人的人际链接,基本上不会浪费时间精力。家里藏书以文史哲为主。
  
山东商报:还有什么独特的读书心得跟大家分享?
  
冶文彪:读书很重要,但比读书更重要的是独立思考。

(来源:山东商报,2015-4-30,记者:张双)

责任编辑: 韦海生

本站文章均标明作者或出处,仅供个人学习之用,如有侵权,请在下方留言,我将尽快删除。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