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读书方法

《朱子读书法》学术价值新探(一)

中国有悠久的劝学、治学传统,而于读书治学方法之讲求,亦重视有加,流传至今的古代关于读书法的著述即不下数十种,其中较早成系统且影响最大的当推宋代大学者朱熹的读书法。

朱熹的主要精力都放在了学术研宄和传教弟子上。其学问尽得程氏之传,成为理学的集大成者,自宋代末直到晚清为止的七百多年中,其思想一直占据统治地位,对这个时期的思想、学术乃至社会都有着深远的影响。宋人张洪和齐熙摘录朱熹论读书法 的语句将其编成《朱子读书法〉一书,后被收入《朱子语类》成 为《语类)第十卷和第十一卷。元程端礼在《程氏家塾读书分年日程》中讲到朱子门人把“朱子读书法”总结成了“读书六法”,即循序渐进、熟读精思、虚心涵泳、切己体察、着紧用力、居敬持志,并分条阐述举例说明。这六条后来成了朱子读书法的代表,今人每言及朱子读书法,必会提到这六条。《朱子读书法》从内 容来看可分为三部分,一为读书法,一为读经法,一为读史法。不仅有对如何读书、如何读经、如何读史的指导见解,也含有一些朱子的经史观,如对读经与读史关系的看待、对读经文和读注解的关系的看待、对读正史和读编年关系的看待、如何处理读经时的疑问等,这是“读书六法”所不能概括取代的,而且拋开经史不谈,仅就读书法而言,这六条对朱子读书思想反映的也不够全 面。本文旨在通读《朱子读书法》基础之上,以探讨六法之外的读书法和朱子经史观。

一、六法之外的读书法

根据《朱子读书法》的内容,笔者把新归纳出来的两条读书法命名为“读书求理”、“少看专精”。这两条是“读书六法”所不能涵盖的。

1、读书求理
六法“循序渐进、熟读精思、虚心涵泳、切己体察、着紧用力、居敬持志”可以说都是对读书过程的指导,但是《朱子读书法)中其实对“读前准备”的心理状态也是有讲宄的。

第一,对“读书”这件事要有一个认识。开篇言“读书乃学者第二事”,把读书这件事的地位放在人生第二位了,它不是第一位的、最重要的,所以不可把读书视为人的一切, 不可读死书、为了读书而读书,因为人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第二,要弄清楚为什么要读书。他说,“而今读书,只是要见得许多道理”、“盖人生道理合下完具,所以要读书,盖是未曾经历见许多”,指明读书是为了求理,同时 也解答了什么是人生第一事。人生来就应该探求事理,求理才是学者第一事,但人生精力有限,不能事事亲历,就不能事事亲证,所以才要读书,通过读书去获取别人求得的道理。

第三,读书要靠自己积极主动,不可能指望别人。“师友只是发明得,人若不自向前,师友如何着得力。”因为求理是学者第一事,是生来的责任,别人只能帮助你,但是不能替代你。

2、少看专精

“少看”是朱子针对时人读书泛观博取而无所归的读书法提出的。他说,“读书不可贪多,且要精熟。”“读书不可贪多,常使自家力量有余。”“读书只恁地逐段子细看,积累去,则一生读多少书。若务贪多,则反不曾读得。”“泛滥百书,不若精于一也。” 这个“少”不是绝对数量上的少,不是说读得越少越好,而是说读 书不可贪多,要少看熟读,把眼前的读透彻了,变成自己的东西,才算读过了,先专精一书才能事博涉。

二、朱子读经法

读经法是在读书法的基础上提出来的,是对读书法的具体化。因为读书法的“书”是抽象的书,泛指所有的书,而读经法则缩小到仅针对“经”这一类具体的书了。经作为“书”的一种,“读书六法”如“循序渐进、熟读精思、切己体察、虚心涵泳”等方 法在读经法里也会得到体现,此处不再举例说明。但经书毕竟 各自有它不同于其它书的特殊性,其解读方法也需要具体问题 具体分析。

首先,朱子强调了读经的重要性。他认为读经书是读书的根本,是读史、子的必要前提和基础。“一经通熟,他书亦看得。”“理明后,便读申韩书,亦有得。”“看经书与看史书不同,史是皮外物事,没紧要,经书有疑,这个是切己病痛。”这里把史比作皮外事物,经比作切己病痛,也体现了朱子心中的经史地位观。

其次, 朱子认为读经虽然重要,但不能只读经,要博读经史。因为“人只读一书不得, 谓其傍出多事,《礼记》、《左传》最不可不读。”而且必须还要读史,经、史不可偏废,因为不读史“即不见古今成败,便是荆公之学。”这与前面讲到的朱子“少看专精”的读书法似乎是矛盾的,实际上并不矛盾。因为“少看专精”是讲 读书的态度,要专心,要细嚼慢咽,慢慢积累,不能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是“循序渐进”和“居敬持志”的结合。博读经史是学者治学求理的必须的基本知识,对每一部经、史书也要抱着少看 专精的态度去读。

最后,具体讲解如何读经。

第一,读经要以经旨为主,不要钻牛角尖,以免走入偏途读书只就一直道理看,剖析自分晓,不必去偏曲处看。”“经旨要子细看上下文义。名数制度之类,略知之便得,不必大段深泥,以妨学问。”

第二,要摆正经文与注解的关系。“经之有解,所以通经。经既通,自无事于解。”读经要 以读本文为主,比如读<诗寺》,要先丢开传和小序,只读《诗寺》文本身。“今观诗,既未写得传,且除了小序而读之,亦不要将做好底看,亦不要将做恶底看,只认本文语意,亦须得八九。”可用注解帮助解经,但不可舍经言解。“须是将本文熟读,字字咀嚼教有味。若有理会不得处,深思之,又不得,然后却将注解看,方有意味。” 第三,对待经书中的疑惑要细读穷宄,解决为止。“若是经书有疑,这个是切己病痛。如人负痛在身,欲斯须忘去而不可得。”朱子把经书中的疑惑比作切己病痛,所以要求学者不解决绝不能罢休。如何解决,提出了两种办法:一是看上下文,各随 本文意去看。“一般字,却有浅深轻重,如何看?曰,当看上下文。”“须是各随本文意看,便不自相碍。”二是参诸家解熟看,参考而穷宄之。“若有疑处,须是参诸家解熟看。’“两家之说既尽,又参考而穷宄之,必有一真是者出矣。” (载自《兰州学刊》,2007年第 4期,总第 163 期。作者: 郑春汛, 女, 华东师范大学古籍研究所博士生, 研究方向为朱子学文献与学术史。)

责任编辑: 韦海生

本站文章均标明作者或出处,仅供个人学习之用,如有侵权,请在下方留言,我将尽快删除。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