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读书方法

《朱子读书法》学术价值新探(二)

三、朱子读史法

朱子在读经法中己强调不能只读经,必须还要读史。史是仅次于经的必读书。因为“故必先观《论》、《孟《大学《中庸》,以考圣贤之意;读史,以考存亡治乱之迹;读诸子百家,以见其驳杂之病。其节目自有次序,不可逾越。”读史很重要,但是根据循序渐进的原则,它必须放在读经的后面。读史法和读经法 一样,也是建立在读书法的基础上,是对读书法的具体化。朱子读史法的内容概括而言就是“循序渐进”、“熟读精思”、“居敬持志”三条,与读书法相比,看似没什么新鲜处,所不同的是,读书法讲的是一种读书态度,是抽象概括出来的,与学术无关,而读史法则是具体到哪部书先哪部书后、如何熟读、如何精思、如何 专一(居敬)都举了详例说明,甚至具体到史书章节内容、榜样人 物,这与读书法和读经法是大不同的。

首先,朱子强调读史是需要有一定的知识基础积累作前提的,这与读经法中说读经是读一切书的前提相呼应。至于要什么样的知识基础才可以,朱子明示:“先看〈语》、《孟》、《中庸》更看一经,却看史,方易看。”这个基础就是《语》、《孟》、<中庸》等经典。因为《语〈孟》、《中庸》这样的经典可以帮助学者形 成世界观,确立一个判断是非的标准。朱子认为读史书涉及到大是大非的问题,“凡观书史,只有个是与不是。观其是,求其不是;观其不是,求其是; 然后便见得义理。如何判断是与不是,需要一个标准凡读书,先读语孟,然后观史,则如明鉴在此,而妍丑不可逃。若未读彻《语》、《孟》、《中庸》、《大学》便去看史,胸中无一个权衡,多为所惑。”

其次,朱子对如何读史作了具体入微的指导。

第一,读史要循序渐进,讲宄一定的次序。“先读《史记》《史记》与《左传)相包。次看《左传》,次看《通鉴》有余力则看全史。”“先读《史记》及左氏,却看西汉、东汉及三国志。次看通鉴。’在这里,朱子是把《左传)当作史来看待的,因为朱子心中有一个判断标准的,他曾说“以三传言之,左氏是史学,公、谷是经学。史学者记得事却详,于道理上便差;经学于义理上有功,然记事多误(见《朱子语类》卷三十八)。”由此可以理出朱子对读史规定的顺序:史记-左传-汉书-后汉书-三国志-通鉴-全史,即先观前四史及左传,再看通鉴。

为什么这样安排顺序,朱子也讲了原因,一是因为正史地位比编年高,正史是纪传体,是以君主的传记为纲的,符合伦理纲常。他说,“看通鉴固然好,然须看正史一部,却看通鉴。一代帝纪,更逐件大事立个纲目,其间节目疏之于下,恐可记得。’二是从方便阅读记忆角度来讲,正史采用的体例比编年更易读易记。他说,“通鉴难看,不如看《史记》《汉书》。《史记》《汉书》事多贯穿,纪里也有,传里也有,表里也有,志里也有。通鉴是逐年事,逐年过了,更无讨头处。”“好且看正史,盖正史每一事关涉处多,又却意思详尽,读之使人心地灌洽,便记得起。通鉴则一处说便休,直是如法,有记性人方看得。”朱子不太喜欢《资治通鉴》,好象很大程度上和通鉴的编年体例有关,因为不方便学者阅读学习。

但是《左传)他是编年,朱子却推崇《左传》而不推崇《资治通鉴》,原因也有二:一是因为《左传》是三代以前的书,九经之一,可与六经等量齐观,而通鉴却是同时代人的书。朱子曾说“六经是三代以上之书,曾经圣人手,全是天理。三代以下文字有得失,然而天理却在这边自若也。”那么《左传》所言全是天理,而《通鉴》是有文字得失的。二是因为“《左传》与《史记)相包是可以帮助阅读理解必读书《史记》的。第二,读史要熟读精思、居敬持志、着紧用力。熟读是说要读的达到精熟能背下来的效果。“人读史书,节目处须要背得,始得。若只是略踔看过,心下似有似无,济得甚事。”如何才能达到烂熟成诵的效果,这就需要“居敬持志”、“着紧用力即读书要专心致志并坚持不懈,而且还要下狠功夫。“人若办得来十来年读书,世间甚书读不了。今公门自正月至腊月三十日,管取无一日专心致志在书上。”“只是一遍读时,须用功,作相别计,止此更不再读,便记得。”精思是说读史书要动脑筋,要看出作史者的意图。

因为作史的人都是从自己看问题的角度去写的,是有私意的,并非天理,读史者要多思索,辨是非,不能笃信无疑。“问观史,曰只是以自家义理断之。大概自汉以来,只是私意,其间有偶合处尔。”“读史亦易见作史者意思,后面成败处,它都说得意思在前面了。”

最后, 如何解决读史过程中的疑问,朱子提出了两条处理意见。一是记下来等着以后问别人, 不影响继续阅读。“读史有不可晓处,箚出待去问人,便且读过。”因为“史是皮外事物,没紧要”不象读经一样,当时不解决不能罢休。二是从本文别处发现。“有时读别处,撞着有文义与 此相关,便自晓得。”

朱子对读经的指导没有像读史一样具体详尽。虽然朱子讲过“先读《大学》以定其规模;次读《论语》以定其根本;次读《孟子》以观其发越;次读《中庸》以求古人之微妙处#(《朱子语类·四书章句集注》),但是这是讲读四书的次序。朱子是把 四书剥离于六经另外看待的,在他看来四书与六经是在两个层 面上,四书是读六经的根本。他说“《四子》《六经》之阶梯”(《朱子语类·四书章句集注》)。

所以朱子读四书法可以不放在朱子读经法里看待。因为经是圣人之言,内容可靠,怎么读大 方向都不会错,读者只需“虚心”全盘接受即可,不允许有私意存在。读经法就是教学者怎么样去更好地接受圣人之言,每种概括性的读书理论都可以通用于经,所以不需要具体入微。而史则带有作史者私意,关系到是非问题,有正史、编年、稗官野史的差别,内容不纯正是不能乱读的,哪部当读,哪部不当读是要有讲宄的。所以朱子要讲清楚读史应该读什么史,哪部史,怎么 读,谁先谁后。读经法和读史法要求是不同的,详略也就不同,朱子是因书制宜。《朱子读书法》中的有益成分对当今学者读书、治学、教学、研宄朱子思想等都具有现实指导意义。

(载自《兰州学刊》,2007年第 4期,总第 163 期。作者: 郑春汛, 女, 华东师范大学古籍研究所博士生, 研究方向为朱子学文献与学术史。)

责任编辑: 韦海生

本站文章均标明作者或出处,仅供个人学习之用,如有侵权,请在下方留言,我将尽快删除。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