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书籍推荐

写作类书籍推荐:《埃科谈文学》

这是一本叫内行惊叹、外行悲叹的书。惊叹者多半仰慕埃科信手一捻,就是几百年的文学公案;随口召唤,无数文学大师便听命还魂。他擅道能言,分析了《共产党宣言》之后,马克思竟与莎士比亚平起平坐;一则被右派视为政经邪说的演讲,立即成为文学经典!然而,一旦读者缺少西方文学背景,埃科的博学就成为负担。而似乎,埃科也有意将对话的对象设定为文学同行,所以他的议论,常常省略前戏,毫不体贴就单刀直入。说到兴起,各种典故排山倒海而来,来不及弄懂的人,不是宣告灭顶,就是载浮载沉、漟足了混水也摸不着像样的鱼。

譬如,阅读《瓦洛瓦之氤氲》,读者必须先熟悉奈瓦尔的《西尔薇娅》与普鲁斯特的《驳圣伯夫》,还必须知道埃科责骂的“某些‘反动派’的文学评论”意指为何,然后静下心认真咀嚼长达十八页的精细辩证。一个节点过不去,就必须重来,再重来。这样的学术埃科,对更广大的、单纯只爱恋埃科小说的读者而言,大概很难吞咽。

那么,巴巴地扛来一座图书馆献宝的埃科,真的只能在书架上蹲点吃灰吗?

细心的读者也许会发现,即使跳过出版社最看好的卖点──《我如何写作》篇,《埃科谈文学》也并不全然无趣。事实上,我们可以在很多看起来理性刚硬的段落里,找到正在小小发飙的埃科。那些掉落在字里行间的情绪碎屑,向我们展示一个好辩也善辩,头脑清楚但具有强烈情感温度的文学工作者。因此,品尝埃科,不太会有嚼腊时刻,一般人即使无法消受他的满汉全席,也还是有可口小菜取食。

三页不到的《论<共产党宣言>的文体风格》,正是一道令人难忘的小点,也是反驳“马克思只政治不文学”的趣味小品。埃科先点明宣言的重要性(因为它改变了全世界)接着一一指出马克思如何以糖蜜语言收服普罗,如何以直白比喻鼓惑人心。一篇煽动文宣,经过埃科巧手点睛,从此登上文学殿堂。

同样的翻案手法也用在但丁《神曲》中的《天堂篇》。文学艺术里的天堂一向就是俗世欢乐的尽头,宗教极乐的开始。人类无法想象上帝,只好将之无限推远到一个血肉失温的高度。那种非人的境界,非但创作者难以拿捏,读者也很难理解。只有集人性丑恶于一身的撒旦,才能让人产生“一见如故”的亲切感。这是弥尔顿书写《失乐园》时始终无法超越的人性障碍,也是他的撒旦始终比他的上帝受欢迎的原因。但丁的《神曲》当然也有类似瑕疵,但埃科坚持翻案。可惜,这回他没有太大说服力。然而,这样简洁迷人的结语也只有埃科能做:《天堂篇》应允,但不给予。

读埃科,即使没被说服,依然可能深深折服。

(摘自豆瓣《埃科谈文学》书评,作者:贺淑玮,台湾清华大学外文系兼任助理教授)

责任编辑: 韦海生

本站文章均标明作者或出处,仅供个人学习之用,如有侵权,请在下方留言,我将尽快删除。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