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散文随笔

作家演说:维克多·雨果论战争

巴黎可以忍受灭亡,但不能忍受国耻⋯⋯值得注意的是,巴黎不仅是为了法国,而且也是为了欧洲而委托我们大声疾呼。巴黎正在发挥着大陆首都的作用⋯⋯

占领并不就是拥有⋯⋯征服只是掠夺,如此而已。就算征服己成一种事实,但权利并不来自这种事实。阿尔萨斯和洛林希望仍然是法国的领土。它们将一如既往,永远是法国的,因为法兰西的名称就叫共和国与文明;而法兰西从自己这方面,也决不会放弃她对阿尔萨斯和洛林的责任,对她自身的责任,对世界的责任。先生们,在斯特拉斯堡,在被普鲁士人的炮弹摧毁了光荣的斯特拉斯堡,还耸立着两座雕像:古登堡和克莱贝尔的雕像。于是,我们感到内心在发出一种呼声,我们要向古登堡起誓:决不允许扼杀文明;我们要向克莱贝尔起誓:决不允许扼杀共和国⋯⋯

噢!惩罚的时刻必将到来,我们感觉到这一时刻正在临近,这是最可怕的报仇雪恨。我们从现在就开始听到,我们扬眉吐气的未来正在大步地迈向历史。是的,从明天起,这一切就要开始;从明天起,法兰西将只有一个意念:从绝望的恶梦中恢复神志,振作精神;养精蓄锐;培养孩子,用神圣的愤怒喂养这些孩子,他们必将长大成人;铸造大炮,培训公民,创建一支全民的军队;倡导科学援助军事;就像罗马人研究迦太基人的战术那样研究普鲁士人的战术;巩固,壮大,复兴,重新变成一个伟大的法兰西,1792 年那样的法兰西,用思想武装起来的法兰西,用利剑武装起来的法兰西⋯⋯然后,有朝一日,她将突然重新崛起!噢!她将令人刮目相看;人们将会看到她一举收复洛林,收复阿尔萨斯!事情就这样完了吗?不!不!让我告诉你们,她还要占领特利尔,美因兹,科隆,科布隆茨⋯⋯整个莱茵河左岸⋯⋯那时人们将听到法兰西的怒吼声:这下该轮到我了!日耳曼,我来了!难道我是你的敌人?不!我是你的姊妹。我已夺回了一切,现在我将一切归还给你,但有一个条件:我们今后将成为一个统一的民族,统一的家庭,统一的共和国⋯⋯

鲁方根节译自《奥林匹斯山神或维克多·雨果的一生》宇文校

这是维克多·雨果在国民议会上的发言。当时,普鲁士军队已经侵入法国,围困巴黎,梯也尔向议会提议割地求和。雨果在议会中慷慨陈言,激烈反对这一提案。他的演说气势磅礴,情绪激昂,充满了强烈的爱国主义精神。

责任编辑: 韦海生,微信公众号:在读书社

本站文章均标明作者或出处,仅供个人学习之用,如有侵权,请在下方留言,我将尽快删除。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2018 读写号 - 粤ICP备13035294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