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在线阅读

张大春《文章自在》在线阅读:强词夺理

——“因为所以”、“如果就会”与“即使仍旧”、“虽然但是”

看题目,会以为说的是造句。读过小学的都会造句。低年级生的作业簿上首度出现删节号(……)的地方,往往就在这些造句练习的题目里。把这些删节号填成文字,连缀上述诸语词,这一项功课便作完了。绝大部分的人这一辈子不论写什么议论文字,不外就是因袭这几个语词,扩而大之。更简明一点说,论说之文就是两套:有理说理,无理取闹。

本来,说理之文所操弄的不过就是一个“因为所以”、“如果就会”,画了靶就放箭,虽不中亦不远。这个理,能教人同意否?能使人相信否?能令人服气否?非说理之所计。惟其明明意不在说理,而状似说理,这样的取闹文章,多有“即使仍旧”、“虽然但是”的声势,也就是强词夺理了。有些时候,行文间偷渡一些个强词,人尚以为有理,文章才显得热闹。

强词(亦作强辞)的“强”字有两个读音,读二声的“强词”指强而有力的话语;读三声的“强词”原先写作“强辞”,最早出自北宋时代范仲淹的一篇文章《上资政晏侍郎书》:“公曰:‘勿为强辞,莫不敢犯大人之威。’”意思则是强调无理而强辩。今天我们常说人“强词夺理”,最早也不过就是宋、元之间,戏曲家关汉卿的作品里就有“强词夺正”的话。

指出这个语源,是要说明:自有“强词”二字以来,它就不是个让人愉快舒坦的词,总带有一些大言欺人的况味。讲常理不必强词,不讲常理才要强词。论及写文章,还真得要强词才好看。也就是说,把一套正面说惯、说老甚至说瞎掉的道理翻过面来说,“即使”众议如故,“仍旧”生面别开;“虽然”不依常轨,“但是”有迹可循。

也大约是从北宋的三苏父子开始,翻案文章大行其道。翻案,不只有掀桌的隐喻,也有推翻陈言、打破旧说乃至于重新立意的企图。这种文章旨在不落俗套,使人不囿于成见,暗藏弦外之音。

(选自《文章自在》,作者:张大春,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责任编辑: 韦海生

本站文章均标明作者或出处,仅供个人学习之用,如有侵权,请在下方留言,我将尽快删除。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