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在线阅读

张大春《文章自在》在线阅读:疑惑生感动

梁简文帝《折杨柳》的颔、颈二联(也就是八句诗里的三四、五六两组对仗句)是律诗主体的典型句式:“叶密鸟飞碍,风轻花落迟。城高短箫发,林空画角悲。”虽然声调平仄不如后来的唐人讲究得更精密,不过用字之词类精审,常借变化触发人情。

颔联“叶密鸟飞风”、“轻花落四事”两两成因果,由于叶密,是以鸟飞不畅快;由于风轻,花落的速度就慢下来了——颔联这两句写景的骈俪之句给读者带来了节奏性的美感,当然也就因之而带来了认知上的惯性(或称惰性),使读者在面对颈联的时候,先是体会到音声韵律的相似,同时也会感受到字意逻辑的相同。

首先,颔联是这样的:由一个名词之下点缀一个形容词,再锻接另一个名词、动词和副词。在颈联那里,字意逻辑稍有改动,一个名词下点缀一个形容词(与颔联相同)然而接下来却成了一个形容词加一个名词再加一个动词。当读者先读完颔联,不期而然地将“叶密”视为“鸟飞碍”之因、把“花落迟”视为“风轻”之果的时候,也就毫无防范地把接下来的四组语词也作两两因果读。这是心理的惯性,诗人利用这个惯性,却带来变化。
明明无因果关系之事,在阅读的瞬间注入了因果关系,会带来错愕、意外,有些许的不解,也有些许的惊奇。有趣的是:当“城高”和“短箫发”之间有了因果关系,当“林空”和“画角悲”之间有了因果关系,就耐人寻味起来:读者既不能用理性证其是,复不能就经验觉其非,然而之前瞬间从颔联遗留下来的因果关系在此瞬间仍旧稍稍影响着读者,于是读者带点儿被动的、也许不情愿的、挣扎着,接受了。

为什么严沧浪说“羚羊挂角,无迹可求”?因为那是诗在阅读瞬间带来的说服—— 一般我们美称之为感动。读诗的感动,常怀着一点疑惑;或者说:读诗的感动,常在一点疑惑之中。

(选自《文章自在》,作者:张大春,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责任编辑: 韦海生

本站文章均标明作者或出处,仅供个人学习之用,如有侵权,请在下方留言,我将尽快删除。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