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在线阅读

张大春《文章自在》在线阅读:青山禅院一题

在比较密切地接触香港之前,我从来没有想象过中国古代历史的某些重大事件会和这里有关。比方说:文天祥、陆秀夫扶保南宋二末帝(益王、卫王)逃脱蒙古人的追杀,曾经一度流窜到今天的九龙城附近,是以九龙湾西面的一方巨岩上还刻了“宋王台”三字——据闻,此台即是陆秀夫背着卫王(亦即登基后的帝昺)投海之处。

数年前的秋冬之间,我每周往来香港岭南大学授课,间有暇,曾两度到学校附近的青山禅院游衍。当其时,庙宇正在重修;从已经接近完工的两处院落看来,雕饰殷勤, 像是不大甘心置身于屯门一隅。说是屯门地僻,据说有两位知名的中国老古人曾经到过,杯渡和尚其一,韩文公其二。

杯渡和尚事见《高僧传·卷十》,列品“神异”,传中说他“初见在冀州,不修细行,神力卓越,世莫测其由来”。此僧独特之处在于随身携一大杯,能以之渡水,大约也就借此为名。由于传说中也提及他的下落,是在“屯门”出海,返回西域天竺,遂推测他可能是从印度大陆东来的番僧。
至于“屯门”是不是就在香港,未必无疑;古时屯兵南疆、戍卫海隅之地,何处不可叫“屯门”?但是在古籍上,此僧道别中原时有所谓“贫道将向交(阯)、广之间不复来也”的话,香港当地耆老指认如此,旁处也就争不得了。

至于韩愈,在《赠别元十八协律诗》中留下了一联的痕迹:“屯门虽云高,亦映波浪没”,好事者遂拿韩愈被贬至潮州的路径作文章,说他是从广州走海路经香港赴任的。这样一来,便有机会道经屯门,非但上岸观光,还留下了“高山第一”的摩崖大字,石刻就在青山禅院里。此石此字,既无人能证其不出于韩文公,也就不烦人实证其必出于韩文公了。

我对青山禅院情有独钟,一个原因是他进门处的牌坊内外都有题额、对联,有的凝积欧体结密的肌理,有的洋溢米体飘逸的神韵,以二王树立的风姿典范言之,可以说是字字皆精,十分难得。

牌坊正面的对联写的是:

楼观参差,清夜开钟通下界
湖山如此,何时返锡到中原

作者赫然是民初袁世凯的大帐房、交通系魁首梁士诒。此公乃进士出身,还入选为庶吉士,科举学问算是到了头;一生钻营多力,堪称清末汉官里少数有治事能力的。入民国之后,梁某当过袁世凯的总统府秘书长,也在奉系军阀的簇拥之下当过一阵子国务总理。

可惜他政治判断力太差,而名利之心又太热。袁氏帝制崩毁、张勋复辟失败,他都因参与机要而受牵连,不得不逃亡。后来投奉系而奉系被直系打垮,北伐成功而遭国民政府追捕,一生四度遭通缉,不可谓不罕见。前引的对联,就是洪宪闹剧草草收场之后,梁士诒仓皇出奔香港,在当地留下的“怨望之词”。

我在这牌坊底下徘徊了好一阵,拍了许多相片,回到家里放大观赏,临摹了好几十通,甚至还为这些残断的历史碎片写了一首七律:

诗成玩笑史成灰,不记青山埋渡杯。
摩石应疑韩吏部,叠楼常压宋王台。
斯人指点吟题剥,我佛惺忪睡眼开。
大梦谁先觉今古,菩提无说有情来。

不过,后来就觉得可笑了。因为钟情所在,不过是几行字,而历史或人生中相互倚附的、真伪错杂的记忆与感动,并不牢靠。

(选自《文章自在》,作者:张大春,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责任编辑: 韦海生

本站文章均标明作者或出处,仅供个人学习之用,如有侵权,请在下方留言,我将尽快删除。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