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在线阅读

张大春《文章自在》在线阅读:寓意

我的小学老师俞敏之女士曾经勉励班上的同学:要多读故事,才会说话,才好作文。她还特别强调:光是随便哪一本成语词典里的故事就会让我们终身受用不尽。我听从她的指示,亲手抄写成语,抄了满满两小册作业簿。每个四字语汇背后的故事也都反复读了,还经常把来应用于作文之中,每受褒扬,则沾沾自喜,以为作文之道,庶几在于是焉。

没想到上了高中,遇见另一位教国文的魏开瑜老师——魏老师同时也是一位中医师——他给我的作文把了一脉。在一篇命题作文后面,魏老师用朱笔细批:“你的词汇丰富,可是为什么只会从正面说理?”这问题我没想过,心想:不从正面说理,还有什么理可说?

待到上大学后,对照贾谊的《过秦论》和苏洵的《六国论》才逐渐开窍:任何一段故事,都可以应用在相对的义理上;任何一条义理,也都可以容纳相异的诠释——即使是《杰克和豆树》也完全可以理解成一篇鼓励行窃杀人以致富的诲盗之作。

每一个故事,都有不同的解释面向。一般我们在文章中引用故事,多取其明显而正面浮现的意思,这是用典的惯例。由于典故长时间在历史中累积,有许多最后还化身为四字成语;一旦为成语,意思就更加固着,除非戏谑式的低贬仿讽(burlesque, parody,今人习惯称之曰Kuso),几乎不可能改变其意义。

因此,仅仅从成语中汲取教训,往往限制了我们对于史事多方面的发掘和观察。比方说以下的例文所举的“狄青斩关”。截至目前为止,这“狄青斩关”还不是一个大众通用的成语。也幸亏不是,因为这种寓意繁复的故事是让我们进一步想象和思索的,不是供人方便套模利用的。

反面用典的深刻意义是颠覆“成语式思维”,也就是打破“故事/教训”的惯性、甚至惰性关系,这种书写恰恰不是为了因循前人的判断,而是开启我们自己的观点。

(选自《文章自在》,作者:张大春,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责任编辑: 韦海生

本站文章均标明作者或出处,仅供个人学习之用,如有侵权,请在下方留言,我将尽快删除。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