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散文随笔

雅斯培与梁任公——文明的起源与文明体系的成长

每逢有报刊要我开书单时,我总觉十分为难;因为我总觉得每一本读过的书,都曾对我有所启沃触发,选择任何一二本,都会“亏待”未列入书单的著作,《南方周末》找我开书单,我久久未复,也是为了这个缘故。
  
我的史学兴趣是社会史与文化史;这一范围的史料,小大不拘,处处有反映一个时代的信息。经典名著有其永恒价值,破铜烂铁,残砖碎瓦,也有其独特的意义。我读书杂乱,著作也少佳作,均由于自己选择的研究园地的特性。近几个月内,为了撰写《中国文化史简论》,自己确定了一些讨论的角度,亦即中国文明体系的特色及其成长增高的过程,在这一课题下,发展的一系列观念,实得益于两本篇幅不大的著作,谨将自己最近的心路跋涉的两个路标,介绍于《南方周末》的读者。
  
第一本著作是雅斯培(Karl Jaspers 1883-1969)的《历史的起源与目标》(The Origin and Goal of History),雅斯培是德国海德堡大学的哲学教授,毕生发展了积极性的存在主义。这本《历史的起源与目标》,出版于1949年,其中少见引经据典,也无咬文嚼字,却清楚地标出自己的看法。所谓“历史”,在这本书中,其实也相当于人类的文明。他主张是在某一些地区的人类开始提出有关人天关系的超越议题之后,才出现了人类社会的几个主要文明体系,包括中国的孔子,犹太人的先知,印度的佛陀,古希腊的哲人。在这些文明系统的发展过程中,人类的经历始是有其意义。
  
雅斯培的主要论点,其实不仅在这古代的突破,而同样指出眼前正在开展的大突破,亦即科技文明将是人类社会变化的主要动力,导致人类社会的大整合,终于趋向为一个共同的文明系统。
  
雅斯培指出的现代大突破,如众所周知,正在加速度的演进中,在世界各国都还在民族国家体制的制约下,致力于撕裂人类共同社会时,雅斯培预料今日的发展趋向,诚可谓洞见卓识!
  
我在治学方面,当然受“古代大突破”观念的启发,但是我也有不敢苟同之处:孔子、佛陀、先知、哲人……都有其“打前站”的观念,逐渐累积为足够的知识能量,而有关键性的突破。雅斯培将“古代大突破”简约为那些先哲的时代,却忽略了前面的发展过程,这是可以商榷之处!
  
另一本我要提出的著作是梁启超的《中国史叙论》,这篇文章在他的《饮冰室文集》之内,原是他拟撰中国史的基本框架。梁任公将中国历史,看作一个中国文明持续扩张的过程。由古代中原的中国,发展为秦汉以来中国的中国,又扩大为东亚的中国,亚洲的中国,最后将是世界的中国。这一扩张的过程,梁任公并未十分明白地界定何谓中国,它是以民族(区分)?还是以政治版图(区分)?还是以文化内涵与外延(区分)?
  
我自己则选择了从文化内涵与外延,探讨文化因素的日益丰富与复杂,以及中国文明体系与其他文明体系之间的来往取予。我不愿由“民族”的定义着眼,因为民族不能不以血统界定,我也不愿以“国家版图”为定义,因为这样的扩张论,最终难免有宣扬帝国主义的严重后果。我从文明体系的内涵与外延讨论,庶几理解人类社会的各个部分,都在取予之间,能有不断的滋升,并且我也盼望,有所理解,及各处人类能互相欣赏与彼此包容,终于有朝一日,大家一起进入大同世界。
  
两位学者的人品,也令人钦佩,梁任公先生一生行谊,中国人都很熟悉,为学从政,均有本末,其于中国现代启蒙之功,更足称道。雅斯培于希特勒最猖狂时挺身批评,遂自我放逐于瑞士,其行为完全符合其人文修养,堪称仁者仁学的实践。
  
这两位哲人留下的智慧,都有其值得咀嚼之处,雅斯培的“文明大突破”观念,已为许多历史学家、社会学家与哲学家反复讨论,在过去十余年中,为了这一主题而举行的学术论坛,已不下十余次,梁任公的中国文明扩张阶段观念,则至今尚未有中外历史学界集体探讨。二十年来,我不断介绍梁任公的理论,可惜至今少有回响——我始终引为憾事,希望《南方周末》的作者与读者有以教我。

(作者:许倬云,江苏无锡人,1930年7月出生,1962年毕业于美国芝加哥大学,获博士学位。曾任台湾大学历史系教授、系主任等职,1970年赴美,任匹兹堡大学历史系教授。1986年当选美国人文学社荣誉会士。1980年当选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著有《心路历程》、《西周史》、《中国古代文化的特质》、《挑战与更新》、《中国文化与世界文化》、《中国文化的发展过程》、《历史分光镜》、《汉代农业》、《转变中的古代中国》等。)

责任编辑: 韦海生

本站文章均标明作者或出处,仅供个人学习之用,如有侵权,请在下方留言,我将尽快删除。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