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本书和《余光中谈翻译》的内容完全一样。

《翻译乃大道》一书选收余光中译论散文二十余篇,既谈翻译,也谈现代中文。作者认为:翻译须用纯净的中文。本书以散文形式写译论,熔知性和感性于一炉,见解精辟独到,文笔优美清丽,各篇论文本身就是好文章,足以示范。

以下引用豆瓣陈灼的几段文字来说说余光中先生对中文写作的几点见解:

要发展白话文,必须保留一部分文言精华,吸收一部分外文精粹,绝不能从字法到语法乃至句法,各个关节上全面西化。余光中先生教导如斯,我初尝文学翻译,尚且感到脸红。想想这几年来,在应用文领域,我也翻译了几十万字,这种经历,已经大大败坏我的汉语口味。我现在说话,写字,都免不了拖沓和语言西化的毛病,这是翻译腔改不过来的后果。

余光中先生在《论中文之西化》一文中驳斥“英文比中文精确”的观点,他引乔治奥维尔在《政治与英语》一文中所举之例说明,在政党利用和新闻传播两重因素作用之下,现代英语同样出现冗杂现象。

余光中先生十分痛恨一些被滥用的词,第一恨“的”,第二恨“当”,第三恨“关于”,第四恨“作出”,第五恨“被”,第六恨各种伪术语,“XX性”“XX度”等等。

余光中并不欣赏54时期部分作品,认为其西化严重,上至鲁迅杂文,中直朱自清散文,下至何其芳散文,毛病或少或多。余光中推崇三位作家,老师梁实秋,学者钱钟书,学者朱光潜。余光中认为,钱钟书通晓古文和英文,写文章时能达到活用两者的化境。

余光中先生所持翻译观念为,如果直译后的汉语无法让中国人读懂,那么不如意译。翻译之“信”,乃是让读者看懂,割裂读者母语,强求字面上的“信”,那就不是翻译,是翻“字”。我认为他说得很对,我还暗暗下了一个决心,今后不看翻译得不好的书,第一原因是怕译者翻译错了,第二原因是怕坏译笔败坏我的汉语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