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子读书法》四卷,宋张洪、齐熙同编。本书辑集宋儒朱熹有关读书的言论,多取材于朱熹文集以及当时流传的各种朱子语録,由于编録于宋代,所见语録与今传《语类》之文,间有差异,因此也具有独特的版本价值。

此书编者张洪字伯大,齐熙字充甫,皆江西鄱阳人。据张洪自序可知此书最初由朱子门人辅广所辑,宋咸淳中,张洪分教四明,熙适客游浙东,遂相与商确是书,而刻诸宁波学宫。

朱子集宋代道学之大成,不仅在其生前已有极广泛的影响,其身后更是获得朝廷的推崇,成为后世意识形态的指导思想,因此研习朱熹的著述,学习朱熹的治学方式也成为历代士子的必修功课。但是此书在宋元刊刻之后,即罕见传本。清代乾隆年间修纂《四库全书》之时,四库馆臣才又从《永乐大典》中将此书辑録出来,厘爲四卷,收入《四库全书》之中。但是此书仍然流传不广,至到晚清、民国时,此书才出现为数不多的几个刻本,有《知服斋丛书》本、八旗书院刻本、复性书院丛刊本(民国刻)等数种。

本书整理即以文渊阁《四库全书》本爲底本,校以《知服斋丛书》本,部分文句还参考了朱熹的文集以及《语类》略事校改。

这本书繁体竖排,几乎没有任何注释,大部分人可能阅读起来有些困难,不过可以找注释本对照阅读,比如天津社会科学院出版社的《朱子读书法》就不错。

余英时曾说:“中国传统的读书法,讲得最亲切有味的无过于朱熹……朱子不但现身说法,而且也总结了荀子以来的读书经验,最能为我们指点门径。我们不要以为这是中国的旧方法,和今天西方的新方法相比早已落伍了。我曾经比较过朱子读书法和今天西方所谓诠释学的异同,发现彼此相通之处甚多,诠释学所分析的各种层次,大致都可以在朱子的《语类》和《文集》中找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