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还在写博客:你们“点赞之交”,我们宁愿“落伍”

顾犇通常凌晨四五点钟就起床到办公室。繁杂的工作开始前,他给自己空出几个小时做喜欢的事,写博客、读书、练习吹小号…

渐行渐远的刘小枫

从大学期间开始阅读刘小枫,至今算起已经有数年了。印象颇深的是第一次在大学图书馆中翻阅到了刘小枫的《拯救与逍遥》…

一生能读几多书?——《书海泛舟记》读书笔记

这本《书海泛舟记》是作者范福潮在《南方周末》同名专栏的文章合集,基本上说的是自己的书缘、书事,读罢掩卷沉思,令…

从《月亮与六便士》看毛姆女性观

刚读完毛姆的《月亮与六便士》,对他以画家保罗·高更为故事原型塑造了一个为艺术献身的主人公查尔斯·斯特里克兰德并…

毛姆短篇小说《雨》读后感

第一次读毛姆的小说,是他的短篇《雨》。当读到妓女汤普森小姐出场时我就预料到会有事情发生,猜想的结局应该是毛姆全…

思郁:为什么读卡尔维诺,或经典?

思郁:为什么读卡尔维诺,或经典?

1974年,伊塔尔·卡尔维诺接受了瑞士一家电视台的访问,同年以《巴黎隐士》之名限量出版了文字实录。当时的卡尔维…

对未来千年文学的想象

对未来千年文学的想象

在以“精确”为题的那篇讲稿里,卡尔维诺写道,“文学创作的形式选择与对某个宇宙学模式的渴求(要不就是对一个总体的…

写作本身就是一种奖赏

写作本身就是一种奖赏

《关于写作:一只鸟接着一只鸟》的样书出来了,先睹为快。散发着油墨清香的文字如春回的鸟儿,扑拉拉飞进了我的窗口。…

托尔斯泰理想的实践──小说《复活》的赏析与启迪

托尔斯泰理想的实践──小说《复活》的赏析与启迪

托尔斯泰五岁的时候,他的大哥尼古拉有一次告诉他一个秘密,说,只要把这个秘密解开,世界上就不再有贫穷、疾病和仇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