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发布
今日更新0 文章总数596

阿波利奈尔:米拉波桥

阿波利奈尔:米拉波桥

  塞纳河在米拉波桥下流逝     我们的爱情     还要记起吗   往日欢乐总是在痛苦之后来临      …

写作是弱者的事业——对话东西(四)

写作是弱者的事业——对话东西(四)

四、写好,即心安 李宗文:能否谈谈当年你写作或生活上的压力? 东 西:来南宁时,我的积蓄少得可怜,基本上是挣一…

写作是弱者的事业——对话东西(三)

写作是弱者的事业——对话东西(三)

三、写作是弱者的事业 李宗文: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作家们忙于跟卡夫卡、加缪、萨特或者福克纳、海明威套近乎, 兴奋…

写作是弱者的事业——对话东西(二)

写作是弱者的事业——对话东西(二)

二、获奖是因为运气 李宗文:你发表或者创作的第一部作品?对你一生有多大影响?至今对你影响特别大的作品是哪部? …

写作是弱者的事业——对话东西(一)

写作是弱者的事业——对话东西(一)

一、秘密是我写作的原动力 李宗文:东西老师好,话题从童年说起。很多人都有过快乐的童年,你的童年是压抑还是快乐?…

丧钟为游记而鸣——读《忧郁的热带》

丧钟为游记而鸣——读《忧郁的热带》

《忧郁的热带》无疑是一个相当具有蛊惑力的书名,把这五个字含在嘴边就好象看见19世纪的法国超现实主义画家卢梭的画…

张爱玲:我的天才梦

我是一个古怪的女孩,从小被目为天才,除了发展我的天才外,别无生存的目标。然而,当童年的狂想逐渐褪色的时候,我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