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严歌苓

Q1:您现在写小说的节奏是? A:我现在争取每年出一本书,这个节奏对外国市场来讲觉得不合适,因为那边每本书的消…

严歌苓:瞬间的容量和浓度

严歌苓的作品讲究艺术性,用评论家雷达的话来说,她叙述的魅力在于“瞬间的容量和浓度”,小说有一种扩张力,充满了嗅…

严歌苓:写作对我不是一种工作,是一种需要

严歌苓在《陆犯焉识》里把自己两个爷爷的故事合在了陆焉识身上。 一个是亲爷爷,留洋10年,会几门外语,16岁上大…

专访严歌苓:捍卫文学写作自由 注重写作质感

张艺谋说:“《陆犯焉识》这部小说我很喜欢,严歌苓真的很有才华,很有历史感。但是我当时买版权的时候就知道,我是冲…

严歌苓:我到哪里都是边缘人

我是怎么开始写作的 我上到一年级就文革了。我的启蒙教育很早,我爸爸教我识字大概是四岁,都是自学,第一个最正规的…

严歌苓访谈录

问:您笔下的很多女性都是有着比较隐忍或者善良性格,甚至,完全可以为男人牺牲自我。您是怎么设计这些角色的? 严歌…

严歌苓:不打算再干编剧这个活

从小说《陆犯焉识》到电影《归来》的光影刚退,作家严歌苓立刻捧出的是长篇教育题材小说《老师好美》,也谈妥了电影改…

严歌苓:文学是我安放根的地方

1989年8月,我拿到了美国的签证。大使馆门口的队伍排得特别长,我走出来的时候,所有的人看着我说,这个人拿到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