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郁:为什么读卡尔维诺,或经典?

思郁:为什么读卡尔维诺,或经典?

1974年,伊塔尔·卡尔维诺接受了瑞士一家电视台的访问,同年以《巴黎隐士》之名限量出版了文字实录。当时的卡尔维…

卡夫卡:比喻

卡夫卡:比喻

许多人抱怨说,哲人的话过来过去尽是比喻,但在日常生活中却无法使用,而我们拥有的只是这种日常生活。如果哲人说:“…

卡夫卡:大路上的小孩

卡夫卡:大路上的小孩

我听到车子驶过园子栏栅前面。有时我从树叶中轻微晃动的空隙里看看,看看在这炎热的夏天,马车的轮幅和辕杆是怎样嘎嘎…

卡夫卡:欺骗农民的人

卡夫卡:欺骗农民的人

终于晚上10点钟了,我和一个以前有过泛泛之交的男人一起来到一所豪华住宅前,这个人这回又意外地和我遇到一块了,并…

叶廷芳:《变形记》作品赏析

叶廷芳:《变形记》作品赏析

卡夫卡的创作旺盛期正值德国表现主义文学运动的高潮时期。他的短篇小说《变形记》可以说是表现主义的典型之作。表现主…

王小波:我为什么要写作

王小波:我为什么要写作

有人问一位登山家为什么要去登山——谁都知道登山这件事既危险,又没什么实际的好处,他回答道:“因为那座山峰在那里…

蒋方舟:写作是一种抵抗

蒋方舟:写作是一种抵抗

蒋方舟说,写这本小说是因为自己想写一些当下的生活。“当今社会太有趣太吊诡太丰富,而这些丰富既是碎片化的,也是转…

路遥是一位反励志的作家?

路遥是一位反励志的作家?

在中国文坛,似乎还没有第二位严肃作家像路遥那样,面临着评论界的冷落时,却长久而持续地受到读者的怀念和热爱。尽管…

《我的职业是小说家》在线阅读:该让什么样的人物登场?(二)

使用第一人称写小说时,在多数情况下,我是把主人公(或是叙述者)“我”草草当成了“广义可能性的自己”。那虽然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