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捍卫长篇小说的尊严

大约是两年前,《长篇小说选刊》创刊,让我写几句话,推辞不过,斗胆写道:“长度、密度和难度,是长篇小说的标志,也…

读书要趁早

读书要趁早

张爱玲说,出名要趁早,二十二岁她就写出了名动一个世纪的小说《倾城之恋》,曹禺十九岁时写出了《雷雨》,朱天心十七…

张爱玲:借银灯

有一出绍兴戏名叫《借银灯》。因为听不懂唱词,内容我始终没弄清楚,可是我酷爱这风韵天然的题目,这里就擅自引用了一…

胡兰成:民国女子

一 前时我在南京无事,书报杂志亦不大看,却有个冯和仪寄了《天地》月刊来,我觉和仪的名字好,就在院子里草地上搬过…

张爱玲:谈女人

西方人称阴险刻薄的女人为“猫”。新近看到一本专门骂女人的英文小册子叫《猫》,内容并非是完全未经人道的,但是与女…

张爱玲:烬余录

我与香港之间已经隔了相当的距离了——几千里路,两年,新的事,新的人。战时香港所见所闻,唯其因为它对于我有切身的…

张爱玲:必也正名乎

我自己有一个恶俗不堪的名字,明知其俗而不打算换一个,可是我对于人名实在是非常感到兴趣的。    为人取名字是一…

阅读带来的喜悦会引起共鸣

阅读带来的喜悦会引起共鸣

小木头,《视周刊》杂志主编,写作者。出版有《会烘焙的女人,走到哪儿都有爱》,新书《恰到好处的生活》即将上市。喜…

张爱玲:道路以目

有个外国姑娘,到中国来了两年,故宫、长城、东方蒙特卡罗、东方威尼斯,都没瞻仰过,对于中国新文艺新电影似乎也缺乏…